当前位置: 首页 > 新能源 > 正文

汉能停牌周年“祭” 李河君辞任埋单

桂平网 时间:2020-05-22 19:37:22 来源:娜慧资讯网

  周年“祭”

  一年前,外界赋予李河君的称谓是 “黑马首富”“新能源大王”,可近一年来,他的称谓成了“泡沫首富”“赌徒”,直至2016年5月20日,李河君宣布辞去薄膜发电上市公司执行董事及董事会主席的职务,才暂时脱离开这一波波的口水漩涡。

  如果不是去年5月20日那一场股价风波,李河君或许还稳坐在薄膜发电的头把交椅上,执掌汉能一路高歌猛进。

  2015年5月20日上午10点15分,汉能薄膜发电港股价格停留在7.37港元,之后开始“断崖跳水”,下跌至3.91港元,仅用20分钟就完成了股价47%的跌幅,在此期间,公司掌舵人李河君身家从2486亿港元跌至1319.34亿港元,走下中国首富神坛。

  此后,汉能薄膜发电被港交所强制停牌立案调查,至今未能复牌。

  “汉能停牌,无论是对上市公司、控股集团,以及对广大中小投资者还是我本人来说,都是一场灾难,唯一的赢家就是获得巨大利益的做空机构和做空交易者。”李河君表示。

  尽管如此,时至今日,总要有人要为这一切负责。汉能薄膜发电20日深夜发布公告称,李河君先生基于加强公司治理的原因,辞任本公司执行董事及董事会主席之职务,自2016年5月20日起生效。李先生确认其与董事会并无意见分歧,及并无就其辞任而须联交所或本公司股东注意之事宜。

  李河君现身当日在北京举行的股东会,但没有公开对媒体表态。跟随李河君辞任上市公司职务的,还有他的得力助手汉能薄膜原执行董事、董事会副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代明芳。

  有媒体引述汉能一位高管的言论称:“公司发展越来越大,业务越来越繁忙,考虑到精力等原因,李河君主动提出不再担任上市公司职务,专心发展控股集团几大产业战略业务。”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对媒体分析称,母公司和上市子公司的高管分离符合现代企业管理模式,亦是大势所趋。“李河君一直对母子公司拥有高度控制权,关系暧昧不清,此次退出上市公司,或许正是为了进一步消除香港证监会的疑虑。”

  坎坷路

  李河君最后一次以上市公司董事会主席身份出现在公共场合,是在5月18日汉能举办的“阳光金农业”光伏农业索芙兰系列产品发布会上。

  发言时,他颇有感慨地提到:“汉能走了一条很不容易的路。”他说,从最开始人们都不相信汉能可以事业有成,到现在汉能建成了装机容量300万千瓦、全球最大的民营企业投资的水电站,以及完成了移动式薄膜设备的研发和推广。

  汉能停牌事件打乱了他对公司未来的规划路程,在去年9月举行的汉能成立21周年纪念日上,李河君说汉能停牌打击的不仅仅是经济,还有刚刚建立起来的“中国可以领先一把”的信心。

  逐渐丧失自信的过程映射在了公司业绩上,今年3月31日晚间,汉能薄膜发电发布的2015年业绩报告显示,公司去年营收28.15亿港元,较2014年下跌约70.7%;毛利减少至13.73亿港元,较上年下跌约75.1%。2015年,汉能薄膜发电全年亏损达122.33亿港元。

  其中,高达79.15亿港元的商誉减值、7.70亿港元的物业减值及9.70亿港元的无形资产减值,三项累计数额高达96.55亿港元,占其全年亏损额近八成。

  过去这一年,汉能的日子并不好过,先是调整业务架构进行大规模裁员,再是第三方交易推进迟缓、曾经的合作伙伴也选择分道扬镳,还有借以发家的水电站也面临出售境地。

  2015年9月末,李河君在汉能内部做了一场《汉能,变革与重生》的演讲。他对此前汉能的发展做了一些反思:虽然此前汉能的方向正确,但是“步子迈得太快了,欲速而不达,拔苗助长早晚会出问题。”

  反思之后,汉能开始谋求变革。一方面,公司继续加快民用和商用屋顶电站、光伏农业的市场开拓。在美国,自2016年开始,拉斯韦加斯的1800个公交车站顶将安装汉能柔性薄膜组件。此外,汉能还跟Clear World合作,将为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足球赛场馆提供清洁能源。

  此后,汉能正式启动“金屋顶行动”。有资料显示,截至目前已有包括恒大地产、中石化、中国物流在内的数十家企业或机构与汉能签署了合作协议。

  另一方面,汉能也在农业光伏应用领域加快了步伐。公司预计,2016年新增的农业大棚销售合同将得到快速的提升,能为汉能带来可观收入。

  虽然上述变革的效果对于挽救汉能已千疮百孔的业绩只是杯水车薪,但不失为公司未来发展新的希望。“不会再有比今天更糟的情况了,因为我们已经经历了最糟糕的情况,未来的每一天,我们都会一天比一天更好。”李河君说。

------分隔线----------------------------
娜慧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