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大数据 > 正文

村镇银行试水云计算 SaaS托管或是方向

桂平网 时间:2020-05-21 20:07:13 来源:娜慧资讯网

  论规模,村镇银行比不上城商行;论历史,村镇银行不及农村信用社年代久远,但赶上了农村金融改革的好时光,自2006年底银监会调整放宽了农村地区银行业机构市场准入政策始,100多家村镇银行、农村资金互助社、小额贷款公司等新型农村金融机构已相继成立并运营。
  2007年,多数村镇银行均由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以及外资银行独资或者作为控股方发起,其中非银行资本多数为地方国有资本,民营资本介入其中的机会相对较少。今年5月13日,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正式发布,民间资本进入村镇银行的政策门槛将有望松动。这意味着村镇银行的发展将再次迎来小高峰。
  在银行业中,IT系统已经成为支持业务运转的生产系统。对于村镇银行而言,IT系统不可或缺,但与经济实力雄厚的国有四大银行以及城商行、农商行相比,缺钱少人的村镇银行要降低成本,催促自身的成长,必定要另辟蹊径,打破常规的建设方式,求得IT应用模式的创新。
  “小麻雀”成长阵痛
  “麻雀虽小,五脏六腑俱全。” 晋中商行银行卡部经理朱春喜向记者解释到,“村镇银行不是一个小额贷款公司,更不是一个典当行。它是一个‘全牌照’的银行,经过审批以后,它可以做国际业务,也可以做网上银行。”
  按照朱春喜的理解,村镇银行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银行,拥有全牌照,有权进行全业务拓展。但在国内,实际情况并非如此,村镇银行普遍建立在金融结算渠道不通畅的城乡结合地带,只是对城市商业银行业务进行补充,并以传统的存款、贷款为核心业务。
  晋中商业银行作为控股方参股了四家村镇银行,分布在吕梁地区、晋中地区。据朱春喜介绍,根据地域的不同,投办资金从近千万元到一亿元不等。
  神州数码融信软件有限公司SaaS事业部总经理邱宏德表示,“在‘体量’上,按《村镇银行管理暂行规定》,在县、市设立的村镇银行,其注册资本不得低于300万元人民币;在乡、镇设立的村镇银行,其注册资本不得低于100万元人民币。而实际情况是,绝大部分村镇银行的注册金在2000万元到一个亿。”
  按照银行IT系统传统搭建的方式,自给自足、自建自用是核心。“建机房、买设备、铺软件、系统上线和培训人员,在大房子里堆很多机器,有很多操作人员,这样的投入非常大。”邱宏德表示,小麻雀的村镇银行会吃不消,一个仅拥有十几名员工的村镇银行,致命问题在于技术人员的短缺,难有足够人手进行维护。
  因此,投资大成为村镇银行在成长中的阵痛之一,为了避免大规模的投资,有一些村镇银行采用简化投资形式,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会发现这种投资的简化可能给业务带来很大的损失。
  此外,由于村镇银行多是由商行和农信行发起,而村镇银行本身又是单独的法人,在整个后台数据的管理,包括以后的报表都和商行走的是不同的两条线,发起行不希望旗下的村镇银行和自己共用一个系统。
  这是因为,对于村镇银行而言,最大的成本在于时间。“村镇银行在获得牌照后,一定时间内必须开业,如果无法开业,牌照将取消,而建立核心系统是开业能否如期的关键因素。要让村镇银行自建系统,是不现实的。”朱春喜说。
  于是村镇银行与发起行走共同的清算渠道,应用同一套IT系统成为村镇银行核心系统建设的普遍方式。而其中涉及到的各方利益,使得这套法子在后期的运行中摩擦越来越大。
  开辟第三条路
  “SaaS模式的全托管是村镇银行IT建设的最佳路径。”邱宏德在云计算应用高峰论坛接受记者专访时直言道。
  据神码融信负责人介绍,它们已在西安开发基地建立数据中心,搭建了所有系统。各家村镇银行可通过远程登录使用该系统,目前已经达到了为一个村镇银行开通一条专线,银行只需部署柜员终端,便可获得所需要的IT系统支持和运行维护服务,从而很快实现挂牌营业。
  “云平台软件、硬件俱全,这里有银行开业所需的基本设备。我们搭建了一个很大的框架,提供了很多服务,有综合会员、渠道、银行卡、ATM机、渠道管理等等。而且,这个服务是个全周期服务,不只是搭建起来,开通就可以了,还包括培训、日常的维护、升级。”邱宏德告诉《计算机世界》记者。
  云计算平台给村镇银行提供了自建IT系统,依赖发起行IT系统之外的第三条路。
  这突破了银行业传统的IT外包方式。大型或者中型的银行是相对的封闭系统,全业务的外包难于放开; 城商行和城商行之间以及和股份制银行在当地的竞争很激烈,其外包都是以BPO(业务流程外包服务)为主体,比如信用卡,尤其是城商行的信用卡往往不是自建,由于投入太大,而发卡量不超过50万张或者100万张,银行就无法盈利,因此银行会选择外包的方式。
  晋中市商业银行也是如此,将银行卡业务外包给神码融信。“银行卡系统的整个部署放于神码融信在西安的数据处理中心,数据中心可提供卡业务的交易、管理、报表对账等等服务。”朱春喜表示,将银行卡系统外包的模式使得银行方根本不考虑三方支付发生的问题,这是城商行最安全的模式,如此一来,银行只需关注如何提升面对持卡人的服务以及服务品种,这样的模式将会是未来中小型区域商业银行选择的趋势。
  那么“全托管”的云计算方式也会是村镇银行未来的选择么?事实上,已经有银行开始尝试。河南一家村镇银行将整个业务系统放置于神码融信在西安的云计算平台上,据该银行行长介绍,该银行的建立投入资金近2000万元,在经过前期考察后,他们决定成为“吃螃蟹”的人,选择第三条路,既可以节省时间与资金,也可避免与发起行间的纠葛。如此一来,该银行以“精瘦”体型出现,全身心关注于存、贷款等主营业务。
  “核算成本而言,‘全托管’的云计算方式不错。但在以后业务日渐复杂或者金融服务产品越来越多时,将对云计算平台的数据处理能力以及风险控制会有更大的挑战。”朱春喜认为,对于这种模式的应用应该视阶段而定。

(责编:韩雨彤)


第三十届CIO班招生
法国布雷斯特商学院硕士班招生
北达软EXIN网络空间与IT安全基础认证培训
北达软EXIN DevOps Professional认证培训
------分隔线----------------------------
娜慧资讯网